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写在母亲93岁生日时(下)  

2015-12-05 19:5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母亲93岁生日时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母亲和她同班同学摄于55年夏毕业时。我能认得每一位孃孃,自左到右,第一个是宋吟荷,毛应凤,邵征,母亲,俞明明,胡宝仪。
 
写在母亲93岁生日时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2008年9月17日在小女儿家与当年的姜克强,何秀老师夫妇团聚。

写在母亲93岁生日时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1955年毕业于中国南京师范学院的母亲,直到2006年孙子大学毕业的典礼上,才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正式穿上学士学袍留影纪念。(据母亲回忆,当时他们进入大学以后,新政权就取消了学位制度)
 
         母亲在央大只读了一学期。52年3月份院系调整,与当时的苏州师专音乐系一起併入南师全班共11名同学。当时班级的情况是年令参差不齐,大到像母亲29岁还带了三个孩子,小到刚高中毕业。专业背景也悬殊很大。有基础的己弹得一手好钢琴,但母亲只是有机会从小接触到钢琴,在学校唱诗班接受嬷々们的唱歌训练而己。刚进入南师时,2.3.4年级的学生都在苏北参加土改,只有母亲这一届的学生在学校上课。那时同学们学习真是很努力呀!母亲回忆说:南京的冬天好冷,脱了手套的手指触到冰冷的琴键真是冻到心里。不一会这手就冻僵,麻木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练,直练到手指开始发热,感到又痛又痒,慢慢就越来越灵活了。夏天的南京又似火炉一样,沒练一会儿就混身大汗,只得不停的边擦汗边弹以免汗水流到琴鍵上,.不难想像应该与我们当年在南医读书时是一样.在新的希望和前途面前,大家都是那么亢奋,刻苦!也像我们当年的77届一样,老师们为此而付出的更多,因为得来的是那么不容易!母亲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当时音乐系的主任是陈洪教授.声乐老师是黄友葵教授和何作良教授。視唱练耳是马宗符老师,钢琴是俞志望老师.后因批判崇洋思想,又增加了民族乐器课:二胡,是甘涛教授.记得闵季骞教授也给我们示范过。其它开过的课还有:和声学,指揮,教育学,心理学,俄语,政治经济学('是在南大开大课,由南京軍事学院的教官任教)。和母亲一样中学我外语学的也是俄语,大学政治也是学的政治经济学.只是这二门学科母亲和我交流不起来,没用就全忘光了呀!如今钢琴却成了我们母女俩最好的交流!
       南师的校址应是原来的金女大。记得小时侯去过南师。那宫殿似的雕樑画栋的大屋檐的建筑在我的记忆中是那么的又高又大,似颐和园里长廊那样的走廊,被描画着五彩缤纷的颜色,走着又是那么的又长又远的才能到达母亲的宿舍。見到母亲的我高兴过后就又不高兴了。因为要喊人呀!也不知怎么的,我小时候嘴紧,就是不肯喊人,姐姐可是这个毛孃孃,那个宋孃孃的热闹的很。昨天因写此文还打电话向母亲咨询,在一旁的哥哥说:还有那位邱叔叔,照現在的说法就是帅哥一个!可惜我沒印象了!倒是那些孃孃们現在还能在母亲当年的照片上指认出来.每次去看妈妈,她的同学们都会和我们热闹一番,这情景像极了在南医时我見到其他同学的孩子们一样。只是見面不会太久我们就得离去,因为妈妈和她的同学们时间太宝贵,得去忙他们的功课了。母亲当时住校,父亲又忙得早晨我们还没醒来他已经走了,晚上我们都睡了他还没回来。所以常常伴随我的是幼儿园的老师和高妈一我们家的媬姆。一位在我们家遭难时还守护着我们三个孩子的家人。那时我虽小但如今还能记得她的模样:瘦高个,凸颧骨,梳着个巴巴头。她总是把钱放在卷起的袖口里.腰间也总是紮着个围裙.那围群上的小口袋似乎是高妈的魔术袋,她的手会从里面拿出些糖果,炒蚕豆之类的美食给我们.但不是像我们希望的那样一总是!
         母亲的四年大学不仅要面对学业上的艰巨,还要面对从天而降的横祸.就在母亲大一的下学期,父亲被隔离审查,关押期间被停职停薪。那时好亲婆,叔叔和他的儿子都在南京由父亲供养着.这么一大家子母亲咬着牙扛了起来.能卖的卖,能省的省.远在重庆的外公,外婆月月.寄钱来,在重医读书的二舅卖了他的自行車,在南大读书的三舅卖他的小提琴,为的是帮他们的三女儿,三姐。在学校里辅导员找母亲谈话,要划清界线.回到家里,居委会又找上门来为了同个一话題.受人挑唆的好亲婆还找母亲的麻煩,硬说她有钱藏着不拿出来。坚強的母亲没有退缩半步.那是她对父亲一贯的了解和信任在支撐着她。安排好了家人的母亲回到学校不是又稳稳的坐在了钢琴旁练琴,就是又定定的拉起了她的二胡.母亲硬是一节课都没缺席.,一门考试都沒有拉下!同学们很关心母亲,但不八卦.让母亲的压力能够得到渲泻。同学们的鼓励和信任,让母亲增強了事情定会搞清楚的心信。同学们跟母亲像往常一样的相处,没有避嫌,没有另类,让母亲感到特別的温暖。尤其是系主任陈洪教授说的那句话:汪亚先同学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安下心来读书,了不起!让母亲深深的体会到老师们对她的耽心,关注和期望。这样的师生情谊给了母亲巨大的动力!在家里母亲给我们撑起了一片天,在学校里老师和同学们给母亲撑起了又一片天。往事並不如烟,不要说母亲,就是我都还能记起那时的某些片断!
        在文章的結尾,我记下了对母亲的採访.这四年的学习生活中母亲最留恋的是:同学们之间的情谊.母亲是班里的老大姐.那时饭堂是在山坡上,南京的冬天又常下大雪,路上又湿又滑。同学们总是搀扶着我送上接下的去饭堂.而我因家已在南京,有空也常接同学们回家包饺子,下面条。关系很融洽。最骄傲的是:我们的毕业音乐会。这音乐会盛况空前,好评如潮!台上精彩的演出,台下雷鳴般的掌声!这音乐会让辛勤培育我们的老师深感欣慰,让每个毕业生接受到敬爱的老师们对我们的检阅!最受感动的是:系主任陈洪教授对我的鼓励。给了我力量和信心。但就因为这句话,陈洪教授的思想改造一直没被通过.也成了让我最感内疚的回忆!最遗憾的是:同学们彼此间都沒有了联系.如果那时也有現在的通讯科技该多好呀!不过那年在香港見到了当年的毛应凤同学,前几年在小女儿家和当年的音乐系老师姜克強,何秀老师夫妇团聚。他们定居在美国.还有就是当年在一张餐桌上吃饭的美术系同学.人称俞大妈的俞继高先生。因他的太太屠美茹老师和我是在南师附幼师7年的同事。至今都有电话联系.



写在母亲93岁生日时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享受着天伦之乐的93岁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