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菊芳  

2016-08-17 11:5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芳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2012年回国时与先生的同事,我的老同学必倩,菊芳合影。前排左一是必倩。后排左一是菊芳。


         菊芳姓曹,是我在62年随母亲被调去太仓而在沙溪中学读初三时的同学。只是同届不同班。她的父母亲我就称之为曹家伯伯和曹家妈妈.刚到沙中时由于语言障碍我少有开口。同学们都认得我,当然是因为妈妈的关系。记得一日下午放学,我刚出教室正好撞到从另一个教室出来手持扫帚畚箕的菊芳。你是汪老师的女儿吧?为了我能听得懂,她操着太仓普通话和我打招呼。我能听得懂,于是礼貌的回答了。算是从这一刻起我们相识了。沙中那时是省重点中学,但只是高中部。初中則是就近而读。学生来源除了镇上的,就是镇周围的沙溪公社各生产大队的生源。我刚进班级时还有20多个学生,隨着时间的迁移,学生越来越少。辍了学的同学不是回家务农,就是跟师傅去学手艺,还有去结婚的。真正参加初升高考试的可以说是寥寥无几。毕竟是县级中学,农村的生源占大多数。江苏太仓县是江南的鱼米之乡,生活得富庶让这些农家子弟並无一定要有成龙成凤的追求。初三很快的过去了。随着初升高名单的公布,我知道菊芳和另外二个同学:恵珍和惠蓮考取了苏高中。而我则去了江苏师院坿中。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联系倒是密切了。一則大家都是沙中出来的,在苏州都举目无亲,所以有空就会去对方学校串串门。二則只要是一方父母出来探望都会给我们大家带些从各自家里捎带来的东西,这样一来二去关系越来越密切。
          真正变成現代语所称谓的闺蜜,那是从1969年以后开始。在愽文: <种番薯(下)>    已写到我是因患肝炎正在恢复期而被从沙溪公社退回到沙溪镇。尽管学校当时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但还是把我的户口从学校直接迁往沙溪公社。菊芳却是因为锁骨骨折而被学校把她的户口直接由苏高中迁回到沙溪镇。听菊芳说那是文革时在一次集体活动中,同学们乘坐一辆軍用敞篷大卡車,在一个转弯时車翻了,大家像蝗虫一样,被抛出去撒了一地,菊芳的锁骨也因此而骨折了。我们俩都侥幸的绕过了插队,都等了近5年,菊芳作为文件规定的未给予分配过的学生而分到沙溪木材厂工作.而我却是已分配过的学生,作为散闲的社会青年被分到街道合作医疗当赤脚医生.我们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家住在镇东头,我住在镇西头。有时间我就会穿过小镇的大半条街去她家聊聊天。她的父母,也是天底下最好的家长,跟我父母一样,总是劝慰我们要好好养病,不要多想别的.随着时光一年年的过去,看不到前途的我俩不想是不可能的!想读书就是我俩常常谈到的共同话题。但在那个年代,这个话题对我们俩如此的出身来说真是痴人说梦话!听父亲说,曹家在沙溪是个大家族。我们家在刚到沙中时分到的那二间房就是曹家祠堂的一部份。是曹家大族在举办祭祖时,女眷吃饭的地方.被拦出沙中的那一进三间大殿是供祖宗牌位和男眷吃饭的地方。菊芳的伯父是上海中华珐瑯厂的老板,拥有这个企业。在49年前迁往香港.可菊芳的父母也和我的父母一样阴差阳错的留了下来。她的伯父又和我的姨妈,小舅一样,在困难年代源源不断的寄来大包小裹。这种在当时被称之为有<海外关系>的家庭背景让我们的生活得到比别人更多的改善,而对我们的前途却是得到比别人更多的麻煩!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