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菊芳  

2016-08-23 22:1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芳
       菊芳的儿子和我的侄儿同年出生。只知道她先生是文革时期在校的大学生。后来分配在外地。记得那时我们都已经工作了。不过休息日还会带了侄儿去串串门。她儿子叫天天,(大名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非常活泼好动,不停的从地上够到椅子上,又从椅子上爬到桌上,再从桌上滑到那一边沿着河的河旁间的长栏凳上。看的让人心惊胆颤。小侄儿只是看着。偶尔的也跟着天天奔跑一下。这天天长得很像菊芳,只是这性格似乎没一点是遺传到她的?文静的菊芳不时的要对儿子发出一声警告,然后无可奈何的对我说:皮的拆天。结了婚有了儿子的菊芳仍是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菊芳的父亲一曹家伯伯在卖生面条,餛飩皮的店里工作。菊芳的母亲一曹家妈妈在沙溪镇唯一的一间国营饭店工作。本份,守已,热心助人的一对好长輩。曹家伯伯的店就在我上班的合作医疗站对过。狭窄的沿街店面.有时早晨来不及吃早饭,我就会路过曹家伯伯的店,买二两生面条带去站里下了吃。常常見店里只有曹家伯伯一人在守着店面。原来面店开得早。忙完了早市,曹家伯伯因离家近先回去吃了早饭,等他一回到店里,其他店员就可以回去各忙各的了。照曹家伯伯的说法,我又没有田好种,不如给别人行个方便啦!沙溪是个小镇,走不多远便是农田。所以本身是镇户口的人婚嫁农村户口的人是常有的事.一旦这家庭是城乡结合的,那么这镇户口的人除了本身在鎮上的工作外,还有另一半的田要耕种。大家在一起共事,要的就是这种豁达和体諒。可惜現在是且行且少了。老一輩人品中的精髓似乎在現今已是荡滌无存的啰!
         77年高考我离开沙溪时菊芳告诉我,由于时间的紧迫她来不及复习报考。不过她一定会参加下一次的考试。能想像的出,她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虽然父母会给她帮助,但毕竟这学业荒废了11年.更重要的是万一她考上这孩子将怎么安排?那时她先生仍在外地工作。拖家带眷凡事要做个决定肯定比我这单身一人要复杂的多。我相信菊芳,她一定会争取78年的高考机会,因为这是我们俩这么多年来的最共同的愿望。那时我是先实現了这愿望。从分别时她流露出的眼神,感叹中我隐约触摸到了她当时处境中的那么一点点无奈和无助!果不然父母亲在来信中提到,菊芳到家里来探望时讲起她报考大学的忧心重重。这么大的年纪,又有个正调皮的4岁多的儿子.有个工作就行了。还折腾什么呀?在当时她周围持这个看法的人还真不少。我高中同学参加高考的就真是寥寥无几。07年回国見到他们时也听到那时他们大多都是这样想的。既已回到了苏州就怕考上了大学,万一毕业后再分配到外地。这一动还不如一静.俗话说没有近忧必有远虑。以后接鍾而来的体制改革,下岗,退休后待遇的巨大差别,让经历过这些的同学们不胜唏嘘!不过后来菊芳告诉我,就汪老师和项伯伯支持.鼓励我一定要去考。等拿到录取通知时,更没人说好。只有项伯伯祝贺我。还记得菊芳说那天她去我家想告诉父母她己被南师生物系录取的消息,当然也是去感谢父母对她的关心时,只見父亲一个人在简陋的小厨房里做晚饭。原来母亲去了广州。听到这消息,父亲连连地说:好,好,好!菊芳说那一刻她的泪水也连连地流了下来。因为没人对我的付出,成功表示一点点的关爱,只有项伯伯一个劲的鼓励我机会来的不容易,一定要去读,一定要好好珍惜。我心里一热,眼泪就下来了。菊芳前不久还跟我讲起这事,很感谢母亲当年对她的支持,並以小师妹的身份祝贺了母亲的94岁生日。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