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菊芳  

2016-08-31 11: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見菊芳时她己经在南师读书了。繁忙的功课,尤其是老三届的更不甘示弱。那次是她到南医来看我,然后一起穿过五台山体育場到南大去看另一位沙中同学。她与菊芳是一个班的,与我仍是同届不同班。说也巧她与先生还是曾经的同事,是上大学前在沙溪公社中学教书时的同事。先生那时还是插青,是在结束了沙溪中学的代课后,便转到了沙溪公社中学继续代课。77年高考时她也参加了,后来在扩招时才被南大哲学系录取。记得那时我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但先生仍是渺无音讯。看他当时真像热锅上的蚂蚁,心神不宁。我一再鼓励,劝慰他说:考取师范对他是絕对没有问题的,因为平时我们在一起复习时,他的水平是放在那里的.果不然在先生度日如度年的一星期后师范院校的录取通知才发出。原因是徐州师院拒绝接受老三届的学生,而省高教局三审五令各高校绝对不可以这样做,最后由于徐师的拖后腿导致了全省各师范院校录取通知书迟了一周才发出。就在先生接到通知的那天,下午放学后南大的这位同学一直在学校操場上走来走去直到很晚.她也是报考的师范。正是考虑到这位同事的失落心情,先生离校前谢绝了学校要为他开的欢送会。
     座落在广州路上的南大校门仍是那样.不同的是门里的那些大屋顶的建筑己没了小时候印象中的那么宏伟。那个下午我们三个就坐在宿舍旁边的长石櫈上谈了很久,她们二个都是拖家带眷的,话语中不时的透露出对孩子的担忧。我们本不应该 在这样的年令,这样的状况下才来读大学,可这在当时能上大学己实属是天之骄子,尤其对于我们老三届来说。現在想想岂止是天之骄子那么简单,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在文革的十年间,受到波及的中学生近2千万。77届参加高考的学生570万,实际录取的27.3万,录取率: 4.8%。78届报考学生610万,录取40、2万,录取率:6.6% 更重要的是己坐在大学课堂里正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我们,竟一点都不知道那正从云南边陲刮向全国的知青要求返城的飓风。現在看到当时的知青们为返城而抗争的照片,听着被采访的当年的知青们回忆这抗争的历程,心里极为震撼。尤其是听到他们说自己已没有能力再去考大学时,心里极为同情。在那个宁要社会主义草都不要资本主义苗的扭曲时代,作为工农兵大学生文化课的考试,交白卷的成了英雄。成千上万的学生就这样被葬送了前途。可不是,谁又能先知先觉呢?所幸我们三人读的都是文的,多花点时间背就是。在学习上我们是没问题,但在生活中,我们三人却有着各自不同的麻煩。但我万没想到菊芳会因此而由原来的夲科班改为读二年的大专班。其实先生也和我商量过同样的事。只记得是在放寒假回到苏州,而且他的母亲刚去世不久。靠着学校给的那点生活费和补助金,除了要交家里分摊给他的水,电,煤费,还要交分摊给他的那部份房租。穷的真是捉襟見肘。总是听他说起那次父亲去苏州开会顺便去探望他的故事。那天下课回家他只有够买一根白罗卜的钱,想打发顿午歺,岂知拎到家里一看,城皇老(苏州人对岳父的俗称)坐在那里。赶紧溜出去借钱买了条鱼招待父亲.吃完中饭送父亲去了长途車站.岂知又没赶上回太仓的車。已身无分文正在等下个月补助金的先生仰天长叹:真是一钱难倒英雄汉。生活的拮据让他动了转大专班早点毕业的念头。不过结局却是与菊芳不同.在我父母的资助下,加之后来先生又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了暑期工,终于完成了他本科的学业。也是12年回国听必倩讲起,菊芳就是因为这一转,转掉了很多的东西,评职称,加工资,甚至影响到了她的退休待遇。很为她可惜!真所谓:有头发谁又愿意做癞痢呢!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