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相识40年  

2016-09-24 07:0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识40年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自和先生相识后,我身边总带着的那个小男孩也成了他身边的了!
     
相识40年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早晨先生走进我睡房並且少有的坐在了椅子上问我:还记得吗,我们相识到今年是整整的40年啦!还未完全清醒的我似乎还反应不过来。先生又说:是在76年的夏天,快放暑假前我和小高老师正在一起准备学生的评语。我才似乎想起是在夏天,但具体几月份还是不清楚。其实母亲早己认识先生,是因为母亲退休后曾在学校里间断的代课教过英语。后来我们住的地方有门通学校,又有门通校外,所以先生有时会走这条通道上街或是上水桥洗衣服,母亲很好客于是会请先生进来坐坐。先生从74年就开始到沙中代课,但我从未見过他。可先生却说他見过我,而且身边总带着个小男孩.当然后来他才知道这小男孩是我侄儿。那时的先生是插队在我老家璜泾的插青。当时教育局可以把插青当民办教师一样,派到需要的学校去代课.学校付工资:30元/月,交给生产队26元,自己留4元.先生很感概的说:真不能回想这当时的情景!尤其自己是插青很受岐視。什么课都要代,什么难差使都要頂。呼来喚去,每天上六节课更是家常便饭。干脆后来派他住到了乡下,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来上农知课。尽管还是看不到希望,但总比还是脸朝黃土背朝天的窘况要好的多。
        听先生讲过他发着高烧,走在三层楼高的跳板上硬是把一船麦子交进了粮庫.交完麦子他人也倒在了船板上。冬天站在船上罱泥,寒风吹着,手指像冻掉了一般,先痛,后麻木,最后痛痒难忍.脚和褲腿都是冷湿的.夏天头頂烈日,身背纤索行走在驱曲不平的河滩上。轮到去装肥,坐在运送肥料的大糞船上,闻着刺鼻的恶臭,还得对着满船的糞便吃饭。这些先生都经历过。先生还常常说到他曾得到过一桩美差,那就是晚上给水稻田放水,这样白天就不用出工。没了蚊虫的干扰,白天的他美美的躺在八仙桌的对角线上呼呼大睡,更因此而练出了一对精灵的耳朵。以至于現在每晚睡觉前必定要检查烏龟缸,把水加滿,减低过滤器的流水声,最后还耍把家庭室的门关上。那时的生活虽很压抑,但最可怕的还是看不到前途和希望。先生说冬天的晚上天黑的早,躺在竹榻上,听着屋外呼叫的寒风和在屋樑上,蚊帐上窜来溜去的老鼠声响,心里一直反复的想着同样的问题:希望在那里?前途在何方?病退他沒资格,顶替他让给了弟妹,后门他沒好爹妈給他开,上学他更是可望而不可及。我们这代人是生长发育时没有吃的,一朵花的年令不准穿的,该求学的时侯沒有书读的!难得先生是一直坚持在乡下,也一直是一厢情愿,希望用好的表现去争取跳〈农门〉。他的腰间盘突出就是挑担负荷过重而压出来的。
           76年放暑假前,应该是六月底,沙中校长告诉母亲希望我下班后能到学校去帮一位老师针灸,因为这位老师腰痛得已经不能走楼梯回宿舍.刚回到家就被敲窗声所呼喚,开窗見付校长夫人,也是沙中与母亲同姓的汪老师站在窗下让我去帮这位老师。在父母的催促下,我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去了学校。先生躺在他宿舍楼下的一间学生宿舍里。双层木床周围站了好几个年轻的教师正在交谈,見我进去便让开了一条道。天气很热也很潮湿,这样的天气腰疾是很容易发作的。先生很艰难的转过了身,一眼便見到腰椎哪突出的地方。用手轻触了一下,先生吆哟了一声.見他满头的大汗就知道他痛的不轻。在那医学革命的年代,一把草一根针是宗旨,所以这种在扉页上写着红太阳语录的各种针灸书手边倒是有不少。我也在自己身上扎过针,主要是体验一下怎么样的捻针強度能带来像触电一样的针感。凭着这样的功底,我的针灸还真的是帮了不少人.那天就在先生疼痛的局部和能镇痛的几个关键穴位下了针,强捻针最后加艾灸。先生混身大汗,我也汗如雨下。围在周围的几位老师看得目瞪口呆。这么长的针扎进去,快速下针,上提,强捻,抖动针柄,先生直呼:哟,触电了!真麻呀!好痠胀!,都是理想的针感。照中医的理論:经络是通则不痛。所以有触电的针感一般对痛症的治疗效果较好。临了我嘱先生一定不能贪凉。只记得先生苦笑了笑。原来他就是个特别贪凉的人,只不过那时的我是不知道罢了。第二天上午汪老师敲窗告诉母亲:你家小妹真是神了。邵老师可以直着腰走路了。刚才还拉着扶手试着上了几级楼梯。中午回家,母亲告诉我汪老师让我再去学校给先生针灸。我不想再像昨天那样里三层外三层的给人围着,于是让母亲转告先生请到家里来针。双手撑着腰,慢慢走进家门的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子不高(果然后来听说他在小学时的绰号就是:矮子),人很瘦,尤其是脸。鼻樑很高,显得双目凹陷得较深。有点老外的脸相。我的同事不少都问过同样的问题:你先生是不是混血的?像意大利人的后裔。答案:肯定没半毛銭的关系。但同事们还是说:他起码不是一个纯血统的中国人!就这样我们相识了。
相识40年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认得先生时我在沙溪鎮合作医疗任职赤脚医生。站的这条砖道便是联通沙中和校外的小道。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