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甜芦粟  

2016-09-29 11:3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甜芦粟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长在田里的甜芦粟,
    
甜芦粟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成熟了可食用的甜芦粟.                                 

         菊芳的<忆中秋>一文中,她写道:吃路济赏明月.看着路济这两个字,我猜了很多的意思,还上谷歌去搜了一下,当然是沒结果。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在微信上向菊芳求救。見到她的回复,我笑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鉆牛角尖?就是没从这二个字的发音上去猜想。据菊芳的说法,这<路济>似乎只属太仓的特产。又上谷歌去查了一下,岂知是上海崇明的特产。美国和巴西也都有出产。甜芦粟有很多叫法,其中一种称:芦穄,我想菊芳所讲的<路济〉应该是太仓方言的:芦穄。
          第一次見到这东西还是在62年暑假.当时说台湾要反攻大陆,南京要疏散人口,于是母亲带着哥哥和我从南京到昆山,再转长途汽車到了沙溪..姐姐则直接从上海经嘉定到沙溪和我们会合。从未出过南京城门的我,見到这江南小鎮什么都觉得新奇。尤其是吃到那么多从未吃到过的美食。外表看似一样的玉米,但煮出来却是又甜又糯。尤其表面的那一层用嘴一嗦,就像吃糯米稀饭一样。又白又大又香的老太婆瓜,剖开后里面的瓜肉又绵又甜,早晨当早饭一个就足够了。父亲工作的輪船公司在戚浦塘河边,买到的那刚钓上来的野鲈鱼,再加上父亲的烹调手艺,那美味让我记到現在.可惜这輩子再也尝不到了!父亲在公司里的人缘很好.知道他的三个孩子来探亲,同事们都时不时的带点自家的农产品送给父亲.一位船老大在船经过沙溪时就丢上来了一捆芦穄给父亲,说是给我们尝々鲜.当时我並不知道这捆东西是什么?只見这捆东西斩的整整齐齐,紮的结结实,而且一看就特别新鲜,因为那綠色杆子上长着的叶子碧绿,挺拔,叶子上的白绒毛清淅可見。用手一摸还有些戳手。父亲说这是芦穄,像甘蔗一样的吃。我学着父亲那样用牙咬着撕开芦穄皮,里面的白色芯露了出来。用力一咬,清甜的汁流了滿口。感觉比甘蔗容易咬.但不如甘蔗那么甜。
          在这次的探亲中父亲带我们回了老家璜泾.第一次見到了那第一进门面,第二进橱房和第三进三上三下的祖屋.好大好有气派。很喜欢第三进祖屋前那个挺大也栽种的挺漂亮的花园.更喜欢第三进祖屋的后墙壁与高高的院墙之间的狭窄的夹弄和夹弄里的那口水井。走进夹弄便觉一陣阴凉,吊起井水洗一下更凉到心里。这对于从火炉南京来的我们不能不说是一种只有在老家才有的享受。第一次見到了嬸嬸。戴着眼鏡的普通中年妇女。还有虽曾見过但己没什么印象的好亲婆,叔叔和堂哥项天希.每天晚上一张大餐桌放在花园里5个大人,6个孩子祖孙三代一起吃饭好不热闹。遇到叔叔家送掉的二个孩子陆国樑,马美华(太仓的习俗,孩子多了就送给人家。听母亲说起,那时好亲婆也对母亲说过:把小三妹送掉!不敢想象,那我就不是現在的我啰!)回来更是我们孩子们的天地.在我的记忆中那次是最快乐,最亲情的一次聚会。几个孩子一商量决定去长江边玩。老家璜泾距长江边9华里,它是个比沙溪还要小很多的镇,走不多远四周便都是一片片生气勃勃的农田  。放眼望去一遍碧绿.一群8个项家的孙子輩欢蹦乱跳,吵吵闹闹,嬉笑打闹的朝江边走去。这一路走一路听堂哥,堂弟,堂妹介绍路边的农作物,真是大开了眼界。吃过玉米,但不知竖在眼前的这一片片青纱帐就是玉米.那一垅垅摇着的心形大叶的是芋艿.爬在架子上的绿叶下挂着的是一条条黄瓜,长豇豆。扁豆。滾在地里的有西瓜,冬瓜,南瓜,黃金瓜,特别是那小小的西瓜是璜泾的特产名叫:马玲瓜,据说皮薄到天上打雷,地上的瓜皮都会裂开.池塘,河浜里美丽的荷花随风摇曳。只是飘在水面上的菱角,鸡头米的一片片绿叶却只知吃不知其貌。盛夏的天气,万里无云。走着走着便觉炽热口渴。堂哥伸手摘了几片荷叶递过来,说是遮遮太阳。这手举荷梗,头顶荷叶让我想起了小时订的<小朋友>画报上的小动物也是撑着荷叶排着队走在娇阳下。堂弟随手拗下了路边的芦穄,再三二下一掰 便成了三四段递给了我们。我边接过这芦穄边对他说: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摘人家的东西。这农家看見会不会来抓你?岂料堂弟一笑,我就是农民。这芦穄就种在路旁,田梗旁。为的是方便路人摘了吃。农民很大方的。吃这点东西没人会小气的。我第一次这样听说,还觉得是不是就堂弟他家是这样?現在经先生考证,这芦穄是先育苗,然后种在田边,路边,反正是边角料的地方。长成后自用,送礼,出售都有。当然路人经过口渴了吃它个把根那是自然的。就像这芦穄的清甜一样,那年的团聚充滿了亲情,带給我的是甜密的回忆。但后来,尤其是我们长大以后就完全不是那么会事了!
         
甜芦粟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照片上的塔便是老家璜泾的地标。至今为止唯一的一张家乡照。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