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亲情,友情,同学情,同事情,源远流长

 
 
 

日志

 
 

失而复得  

2017-04-10 10:4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而复得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失而复得的60年前和宁宁(前左)、曹前(后右),小平(后左)三发小的合照


 我失而复得的是一张60年前和三位发小们一起的合照。自88年父亲患病离开沙溪后我就基本没回去过。那时沙溪家里有不少老照片。后来父母搬到苏州来住,接着92年我出国就更夲顾不上也想不到这些旧照片啦.等到07,12年回国,在太仓哥哥家找了一些他给我的旧照,没找到这张照。在同学刘必倩和她妹妹以及菊芳的帮助下把老家所有的照片运到了加拿大,很多记忆中的旧照都找到了,但仍是没找到它。这宝贝失落的感觉让我特别的沮丧。这是我在小学里唯一的一张和发小们一起照的相片。現今称它为古董照应该不为过吧。另一张就是仍在手里的我单独的小学毕业照。自打加入了发小群后,提过几次关于老同学的情况呀,小学时的轶事啦等等。记得也提起过这张照片.。但没有反应。心想这照片里的另三位发小也都是转战南北,恐怕跟我一样丢失了吧!那日发小刘大夫丢了张合照询问照片中谁是范小梅。曹前立刻告之。原来刘大夫高中同学与范小梅是同事。这群里立刻开了鍋。我下班回来一見照片,除了那一头的銀丝和眼鏡外,范小梅基本还是那样!娇小的身材,精緻的五官。我至所以这么记得她应该是同名的缘故吧!虽然这梅不是那玫,但都是花儿吧!小时真的不懂什么叫右派。但从别人讲她爸是右派时的那口气,应该是不好的吧!其实那时我也真的比她好不到那去。父亲若不是竭尽全力为保护这个家和我们三个孩子,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有多大的委屈和不公全都嚼烂,咕嘟呑下。反右时那顶已经悬在父亲头上的帽子,落下来便是分分秒秒的事!更何况这海外关系,父亲头上那顶已经戴着的内定特嫌帽子……現在我回过头来想想真的很感恩父亲!这就是父爱!是父亲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应尽的责任让他有这样的意志!用对我们的爱接受了这場致命的挑战!用他一身的正气抵挡了恶运对这个家的再一次降临!每每回想起父亲眼前总会出現他那笑咪咪的面貌,听到他那从容淡定的谈吐,見到他那伏案工作的勤恳!现在才知道那时的父亲要从哪波涛汹湧的逆境中闯出来,得要有多大的顽强!很幸运,父亲把他的这一点遗传给了我!终于見了范小梅让我欣喜若狂。.顺口也提了一下这张我和发小们的古董照。这次是更大的惊喜在等着我!等再打开微信,曹前竟像魔术师一样把这张照变在了微信上。哇,左思右想了这么多年的这张照突然出现在眼前,激动的我失声叫起来:太好啦!这种失而复得的忘形让先生感到好奇,也探过头来,不过泼的是冷水:四个中最丑的是我老婆!眼里看着宝贝的我,管他说什么呢!这张照片和我记忆的一样。宁宁和我在前排,后面是小平和曹前。宁宁是那么的漂亮,曹前是那么的灵气,小平却是那么伤感,我却"二五郎当"的!不怪先生的评语是这样!经发小宁宁的提点,我才纠正了原来记忆中的錯误,我一直以为是在去拍小学毕业照时拍的。原来是小平要走了,在成贤街的一家照像馆照的。小平是和她妈妈,姐姐一起生活的。她从未提起过爸爸。章妈妈瘦高个。見我们去总是很友善的用微笑招呼我们,因为她失音.也就是在一个晚上,章妈妈突然感觉呼吸不畅,小平姐姐雇了辆三輪車把章妈妈送进了古楼医院,从此她就再也没有回来。看着小平边说边流泪,我也边听边害怕。和小平一样,平时也只有母亲带着我们。父亲不是在治淮工地,便是下放到老家去了.。真怕妈妈也突然高血压心脏出麻烦。小时放学回家,只要是妈妈己经在家,那多数是由于血压高,头昏而躺在床上。江苏省中医院曾经给妈妈用推拿治疗来降血压,並以此来作为放卫星的。見照片上的小平,那神态真是让人心疼。她妈妈走了,她也要离开这熟悉的环境,离开儿时的同学,玩伴,去面对,一个完全的陌生的环境和同学。小小的年纪脸上就看得出哀伤,忧虑。谢天谢地,真得感谢当年想出这个主意的发小.、让我拥有了这个宝貝!片上的宁宁好漂亮。她是音乐老师一王莘的宠儿。每次表演都少不了她。小时見她塗了红嘴唇,擦了紅胭脂,穿上了演出服,真是美得不要不要的。记得她表演过一个歌午剧,森林里的小动物开宴会,她扮演的是花仙子,这王老师真会找人,宁宁原本就美得似天仙哟!和我小时去重庆一样,宁宁当时是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的。只听说她爸爸妈妈在上海是警察。也不知怎么 的,我还以为是那种站马路上指揮交通的警察。每次姐姐告诉我中午到南工食堂吃饭,我便会在中午放学时排到成贤街这队。这去食堂的路,必会经过宁宁家,她家对面就是南工的大门。有时宁宁家门开着,就見靠墙摆一长案台,上面好像放有一尊磁花并,(还有一老式大座钟)里面扦了根鸡毛禅子。但没进去过。那时宁宁还带着妹和弟。.
      照片上的曹前好灵气。她出之书香门第。家境是我们四个当中最好的.不过从没見她有什么娇,骄之气。不管是去她家,还是到我们家,不听到她有任何多余的评論.同学,还是同学。记得上南医的第一学期到兰园去拜访她,分别了18年,一見面都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小时玩要过的庭院,再看着把儿子抱在手里的曹前,这同学情谊的枢纽,18年后竟还牢牢的牵系着你我!这一转眼我出来都已近25载,二次回国都受到发小们的热情招待,尤其是曹前,定时间,定地点。负责招集安排,完全和小学时做中队长一样的认真负责。能有这些发小,不得不说是我的福气!看着这张珍贵的古董照,我突然有个念头,去找小平,找到她,再照一张四发小的合影!
失而复得 - meizi630 - 项小玫情意的博客
Click here to Reply or Forward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